免費論壇 繁體 | 簡體
Sclub交友聊天~加入聊天室當版主
分享
返回列表 发帖

【世界历史】第14集 罗马帝国

每年成千上万的各国旅客云集古都罗马,只是为了感受它那古老的文化气息。这就是罗马的力量。两千多年前,在罗马帝国鼎盛时期,罗马是世界上仅有的几个人口过百万的古老城市之一。从边疆行省到帝国的心脏,条条大道直通罗马。当年的巴黎、维也纳、伦敦、科隆只不过是罗马的边塞小镇。当年台伯河畔的小村庄,如何发展成为地中海世界的霸主?这些断瓦残垣的过去,代表着怎样的一个帝国呢?请与我们一起来探寻强大的罗马帝国。

尤利乌斯·恺撒是罗马帝国的缔造者。公元前一世纪,罗马陷入内战,群雄争霸,权力靠利剑夺来,而不是靠选票。结果是恺撒、宠培、克拉苏3个军事强人结成同盟,形成了三足鼎立的局面。恺撒的霸业始于高卢,他征战8年,征服了高卢地区,打退了日耳曼人。他跨海入侵不列颠,夺得西至不列颠、东至莱茵河畔的大片领土,恺撒不仅是一个军事天才,还是优秀的作家,即使在危险的征途,战斗的紧要关头,也不忘执笔写作、记录战况。他的《高卢战记》文辞朴素,无半点矫饰,是拉丁文学的典范作品,直到今天,都是最优秀的拉丁语入门读物。

恺撒势力日益壮大,令罗马元老院深感忧虑,他们命令恺撒解散军队,交出高卢总督的权力。公元前49年1月,恺撒愤然发兵,到达高卢行省与意大利本土的交界处,在那里,流淌着一条小河——卢比贡河,河对岸就是罗马共和国的心脏地带,私自率军跨过卢比贡河 入侵自己的祖国,意味着反叛。恺撒在河畔转身对士兵们说,现在我们仍然可以走回头路,但是,一旦跨过渡桥,一切将通过武器来解决。然而,这条小河挡不住夺取最高政权的巨大野心,恺撒终于跨过了卢比贡河,由此拉开了内战的序幕。

早在内战前,克拉苏就已命丧沙场。在内战中,宠培被赶到埃及的沙漠,客死异乡。敢与恺撒为敌的元老院,被他大加清洗,换上亲信。最后的胜利者的恺撒,他戴上了祖国之父、永久独裁官、终身保民官、大祭司长等种种冠冕,君邻天下。

占领意大利之后,他如旋风般横扫小亚细亚、埃及、西班牙,捷报频传,他的一条最著名的战报只有三句话:“我来了,我看见了,我胜利了”,简意赅,傲气十足,引起举国狂欢。

征服,征服,征服,恺撒像战神一样,连年不停地作战,他的征服计划中还有北方边界以外的日耳曼人以及幼发拉底河东岸的帕提亚帝国。若不是一场突然降临的死亡破坏了他的计划,罗马帝国就不仅仅局限在西方一隅,很可能扩张到日耳曼人的平原和森林,但只有恺撒在遥远的另一块土地上的胜利,才永久改变了他的命运。

(中国社会科学院 世界历史研究所 副 研究员 胡玉娟)“公元前48年,恺撒追击宠培 来到了埃及,埃及当时是托勒密王朝统治时期,对于罗马来说,埃及几乎是囊中之物。但是恺撒在这里遇到了美艳的、埃及艳后——克里奥帕特拉。克里奥帕特拉,据史书记载,她的美貌也并非是无人可比的,但是她有着非凡的语言天才。据说,只要是她开口说话,没人不会被她的魅力所迷倒,恺撒这位战神,遇到了爱神,他的心脏被小爱神的金箭射中了,于是托勒密王朝灭亡的日子被推迟了18年。恺撒在女王的王宫中一住就是9个月,他和女王乘坐着豪华的游艇在尼罗河上徜徉,他还和女王生了一个儿子,当恺撒离开的时候,女王为这位新生的儿子起名叫恺撒·里昂,以恺撒的名字为她的孩子命名。公元前45年,恺撒邀请埃及女王到罗马作客,女王受到了国王般的待遇。当时罗马人民非常的震惊,因为他们看到一位共和国的英雄,渐渐地变得像一位暴君。恺撒对元老非常的不恭敬,恺撒还随意地任用他的亲信去担任执政官等高级官吏,共和国的公民大会几乎停止召开。恺撒出言也非常的傲慢,他甚至说共和国什么都不是,只剩下一具空空的躯体。就这样,在罗马人民的心目中,恺撒这位共和国的英雄堕落了,而专制君主在共和国公民的眼中,是不可容忍的,它是和共和传统相抵触的,恺撒的末日也不远了。”

公元前44年3月15日,恺撒走进元老院、走进阴谋、走进自己的缩命,倒在布鲁图斯和一群元老的乱刀之下。恺撒虽死,但他已动摇了罗马共和制的根基,罗马开始走向帝制。

创建帝国的大任落在恺撒的继承人屋大维的肩头,屋大维的天才不如恺撒,但他懂得韬光养晦,他不像恺撒那样到处开疆拓土,而是致力于恢复帝国内部秩序,巩固已经征服和领土。经过十几年的斗争,屋大维打败了对手安东尼,成为罗马的独裁者。公元前27年,屋大维被元老院授予元首头衔,即:第一公民。他又获得了“奥古斯都”的尊称。意思是庄严、伟大和神圣的人。但是,奥古斯都·屋大维对元老院里共和国的遗老遗少却彬彬有礼、恭敬有加。罗马经历了100多年的动乱与内战,终于迎来了和平的曙光。

从前,两河流域文明、希腊文明、迦太基文明、埃及文明如一颗颗闪闪发光的珍珠,散落在地中海沿岸。现在,它们被连成一条美丽的项链,各民族走出了独立发展的隧道,全都被纳入一个统一的国家。罗马统治下的地中海世界,进入了崭新的繁荣发展阶段。

迅速崛起的民族迸发出无穷的建设热情。

共和国时期的罗马城朴素、简陋,没有像希腊城市中常见的壮观的剧院、音乐厅、图书馆、体操馆等建筑。

奥古斯都着手进行一项规模宏大的城市改造计划,要显示大国风范,把罗马变成西方世界的艺术中心,其壮观、优雅程度超过希腊城市。

帕拉丁山上建起了一座金光闪闪的皇宫,周围环绕着另外一些伟大的建筑杰作。

凯旋门、功德柱把皇帝的赫赫战功刻在石头上大肆宣扬,像一个个巨大的惊叹号,向天下的臣民示威。

世界各地的艺术珍品都被运来装饰罗马,广场上耸立着埃及的方尖碑,富人的庭院里点缀着希腊雕像。

奥古斯都自豪地说,我见到的是一座砖木城市,留下的是一座大理石的城市。在尼禄皇帝统治时期,这座大理石之都不幸被一场大炎烧成灰烬,重建的罗马更加金碧辉煌。

哥罗塞姆竞技场,竣工于公元80年,它是罗马民族性格和象征,世界上最伟大的建筑之一,经历了两千年的岁月风霜,却屹立不倒。十九世纪的英国诗人拜伦感叹道,只要哥罗塞姆不倒,罗马就不会倒,一旦哥罗塞姆倒下,整个世界都将崩溃。

充满暴力和血腥味的角斗竞技,在罗马城市里大受欢迎,政治家们靠举办角斗竞技招揽大众。公元前65年,恺撒曾组织了一场由320对角斗士参加的大型角斗表演。公元107年,图拉真皇帝为庆祝达西亚战争的胜利,连续举办数场角斗表演,共有五千对角斗士血洒黄沙。

哈德良皇帝修建的万神殿,是多神崇拜、信仰自由的象征。在华丽的穹顶下,众神聚会,众神的崇拜者,无论是罗马人、希腊人、埃及人、还是犹太人,现在都变成了罗马公民,身份划一,信仰各异。

从奥古斯都开始, 罗马文明被不断推广到帝国的四面八方,帝国各行省首府和重要城市都仿照罗马城进行改造,拉丁语学校遍地开花,从不列颠到高卢,从北非到美索不达米亚 到处都被打上罗马的烙印。

(中国社会科学院 世界历史研究所 副 研究员 胡玉娟)“成为罗马公民就意味着他们做了地中海其他民族的主人,罗马公民权成为一个最值钱的身份证。罗马人曾经在共和国扩张的初期,把被他们征服和各民族的人民划分了三六九等,有的,他们给予了充分的公民权,也就是这些人他们享有在罗马参加选举和被选举的权利,可以当罗马的官员,也可以选罗马的官员;那么有些,他们给予不充分的公民权,也就是说,有的只有选举权,没有被选举权,不能当官;还有的呢,沦为了罗马人奴隶,罗马的公民权最后不断地扩大,不断地授予那些被征服者,甚至包括被他们释放了的奴隶。如果成为了一个罗马公民,在地中海世界支旅游是非常荣耀的一件事。”

埃及经罗马的历史更悠久,希腊人比罗马人更有思想,但罗马人有军队、制度和法律。典雅、深邃的文化抵挡不住罗马的战车和长矛,思想被武力打败。

但是,明智的罗马皇帝知道自己力量的边界,不会轻易的去碰北方骠悍的日耳曼部落,但罗马帝国境内繁华的城市、富庶的农庄却吸引着北方游牧民族的目光。罗马人在多瑙河、莱茵河上游地区修筑了数百公里的石墙,保卫罗马免受蛮族袭击,每隔一段距离设一个了望哨,在最危险的地带还修筑营房、屯兵驻守。

在遥远的东方,汉帝国的皇帝们也面临着匈奴族的严重骚扰,他们修筑了长城,也曾遣使和亲。

古代文明地区的遭遇和处理危机的手段大体相似。恺撒之后,在历代皇帝中,只有图拉真还在执着地做着扩张梦。公元101年至106年,他率军打过多瑙河,把帝国的边界推到了今天的罗马尼亚,也是这个梦想把图拉真带到了东方。他追随古代亚历山大大帝的脚步举兵东征,打败了波斯人的帕提亚王国,在那里设立新行省,罗马帝国的军事辉煌复又重现。公元117年,图拉真皇帝病故,死在小亚细亚的土地上。东征成果顷刻之间化为泡影,东部边界又缩回幼发拉底河以西,这是罗马帝国所能触摸到的最远的东方。

罗马人知道,在遥远的东方,有一个会养蚕、织绸的神奇国家,希腊人称之为“赛里斯”的地方。罗马的达官显贵、贵妇名媛被来自地球东端的丝绸宝物深深迷醉,它有着水一样的质感、钻研一样的光泽、黄金一样的价格。为购买丝绸衣料,罗马每年要花费1亿塞斯塔尔的银币,中国的丝绸成为罗马富人最珍视的奢侈品。

罗马帝国不仅在地理上、而且在人心上都走到了极限。皇室荒淫无度、行省总督横征暴敛、贪污腐败、公平荡然无存,罗马的皇帝和天神却无能为力,芸芸众生渴望获得来世幸福的保证,能给人以慰藉和神秘力量的东方宗教流行起来,埃及的伊西斯女神香火格外红火。

大约在公元一世纪,提比略皇帝统治期间,在遥远的耶路撒冷,一个自称上帝之子、犹太人之王的犹太传教士拿撒勒的耶稣被钉上了十字架,因为他的思想和言论威胁到罗马帝国的统治权威。这个出身卑微的犹太人死后却被奉为救世主,被称作基督。一种新宗教从古老的犹太教中分离出来,它将对罗马帝国以及整个世界产生极为深远的影响。基督徒拒绝崇拜罗马皇帝,公开预言罗马帝国即将灭亡。

(中国社会科学院 世界历史研究所 副 研究员 胡玉娟)“公元三至四世纪,基督教徒曾受到罗马政府的大规模的迫害,但是这种迫害并没有阻止新宗教的蓬勃发展,越来越多的人们加入了这一信仰,其原因就在于罗马帝国它由一个地中海地区的小城邦发展为一个地跨欧、亚、非三大洲的一个大帝国,从意识形态上来说呢,传统的多神教的信仰,成为了这个大帝国的一种束缚,它现在需要一种普世的宗教,这种宗教正好在基督教身上反映出来,基督教恰好是宣扬普世的那种爱,这种新宗教吸收了希腊哲学的一些精华,也吸收了传统的多神教、各宗教教派的精髓。到了四世纪,基督教逐渐在罗马的上层人士中找到了自己的信徒,基督教的势力越来越大,以至于到313年,君士坦丁大帝颁布了一个《米兰敕令》,这个敕令取消了对基督教教徒的迫害,宣布基督教和其他的异教都是具有平等的信仰的自由。”

基督教教会的势力日渐膨胀,公元392年,基督教摇身一变成了罗马的国教。从此,基督教教会将带领地中海各民族步入一个新的文明发展阶段。但是,罗马帝国的战车再也无力前进了,基督教的胜利是罗马帝国全面衰落的前兆。

精神疆域既已崩溃,地理疆界的崩溃也只在朝夕之间。几百年来奢侈豪华的生活使罗马人变得虚弱、迟钝,变得不会打仗了。为了给驻守边缘区镇的军队提供供给,帝国的财政状况进一步恶化。以前,罗马人是在战场上得到锻炼、获得作战经验的,但是现在罗马军团里的蛮族雇佣兵甚至比罗马人还要多。公元四世纪,北方蛮族大举南下,吞食着帝国的领土。希腊、西西里、北非烽烟四起,罗马城也岌岌可危。而这时,罗马帝国内部却为争夺皇位打得不可开交,闹到一分为二。

公元306年上台的君士坦丁皇帝,带着一个破碎的帝国迁都君士坦丁堡,即现在的伊斯坦布尔。

公元六世纪查士丁尼皇帝在那里修建大圆顶的圣索菲亚大教堂,在那里编纂传世的罗马法典,在那里继续做半个帝国皇帝的美梦,罗马军民不得不靠自己的力量,对付周围虎视眈眈的蛮族部落。

公元410年,罗马帝国的永恒之城被西哥特人洗劫了3天3夜,之后汪达尔人又来光顾,君士坦丁堡的援军却从未开来,罗马人眼睁睁地看着蛮族的骑士践踏恺撒的神庙,教堂在熊熊烈火中燃烧却无能为力。

西罗马帝国也有一个皇帝,但他只不过是蛮族雇佣兵手中的傀儡,教皇才是罗马唯一的精神支柱。教堂烧了就再造,再烧、再造,教皇周旋于西哥特人、汪达尔人之间,以万能上帝的名义进行劝说,终于使蛮族兄弟放下屠刀、熄灭烟火。罗马城中许多宏伟建筑和无数艺术珍品因而逃脱了厄运。

当罗马帝国无力扼制野蛮人时,教会却成功地把一批蛮族国王转变成基督徒,把帝国的权力转交给这些人手中,这才使得希腊罗马的文化遗产免遭彻底毁灭。

公元476年,西罗马帝国灭亡。入侵的蛮族在占领区建立起许多独立的小国,欧洲进入封建时代,文艺复兴时期的人们称之为中世纪。此后,再也没有出现过统一的欧洲帝国。

很好啊.谢谢楼主啊

TOP

返回列表
欢迎访问济南历城二中历史学科网站!联系电话:15553131030 QQ:58280564 Email:wangbo0539@163.com 联系人:王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