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論壇 繁體 | 簡體
Sclub交友聊天~加入聊天室當版主
分享
Board logo

标题: 绿书包 [打印本页]

作者: lsjyx    时间: 2020-6-19 08:53     标题: 绿书包

来源:微型小说选刊      2019年6期

  盼卿从上小学起,就梦想着有一个绿书包,斜挎在肩上,看上去特别精神。
  可盼卿小学已经毕业,再开学就要到外村上初中了,仍然没有一个像样的书包。
  盼卿生下来不久,父母离异,后又分别组成新的家庭。从此,他便与爷爷相依为命。
  盼卿想过了,即使家里再穷,也要让爷爷买个书包。但看到爷爷五更起、半夜睡地劳作,管自己吃喝、供自己读书,又实在不忍心跟爷爷张口。
  盼卿总在想,以前乡亲们都拿自己当个孩子,可上了初中就不一样了,人家看自己的目光就会和以前有所不同,连个书包都没有还像什么初中生呢。
  盼卿鼓足勇气就跟爷爷说了:“我想要个绿书包。”爷爷思忖后说:“我也想给你买个书包,可一个书包得好几块钱。”
  盼卿满脸沮丧。
  其实,盼卿不知道,爷爷曾拉下老脸,到村主任家借过书包。爷爷了解到,村主任家的儿子有个绿书包,他初中刚毕业就到县城上班了。可爷爷去时,书包已被别人借走了。
  爷爷见盼卿嘴噘得老高,便跟他商量:“要不你去刨花生,等積到一布袋,爷爷到集上卖了,再给你买书包。”
  盼卿不解地说:“咱家不是有些花生吗?”
  爷爷说:“咱家是有些花生,但不能卖,要换了油等过年吃。咱家还有些粮食,也不能卖,那是口粮。”
  盼卿依了爷爷。当天下午就挎着篮子,拿着小镐、铲子,到地里刨花生去了。盼卿知道,地里的花生已经刨了好几遍,想刨到也是很难的。
  生产队收花生时,不是用手拔,而是由男社员先用四齿镐刨一下,女社员再把花生秧子上的土抖干净,集到一起拉到生产队场上,这是第一遍刨花生。第二遍刨花生,用小镐或铲子把每个花生坑再刨一遍,等于把花生地翻个底朝天。到了第三遍,生产队才按每户人口分垄,社员们重复第二遍的操作方法,刨出花生归己。如此三番,地里的花生也就干净了。
  盼卿就是这时候到地里刨花生的。
  这时的花生地里,到处都是细碎松软的土,可见满地都被人刨过了。盼卿只得把别人刨过的地方再刨一遍,结果是连个花生皮也没刨着。
  后来,盼卿听说,村里有一个人的眼睛能透视,别人刨不到花生,他总能刨到。盼卿信以为真,便去问爷爷。爷爷可不相信这种说法,他说:“谁的眼睛也不能看地下三尺,要紧的是心定,不惜力。”
  盼卿又挎着篮子,拿着小镐、铲子进了花生地,他这次似乎有了些经验:不能光刨别人刨过的土,应该用铲子把熟土层翻过去,在生土层里寻找花生。虽然只有少数花生才有可能钻得那么深,但盼卿只能这样做。他用镐将生土层一镐镐凿开,然后把粘在一起的湿土块一一捣碎,不敢放过任何一块,万一哪块破碎的泥土里藏着花生呢。盼卿以为,每块泥土里似乎都孕育着希望。然而一个希望破碎以后,又一个希望破碎了,盼卿一直没有放弃。
  刨着刨着,盼卿刨出一个老鼠仓,足足有半篮子花生。盼卿知道,每当秋天老鼠们都会储备下较多的食物,供过冬时享用。盼卿准备从中挑出一些完整的花生。可是又一想:不行!记得爷爷说过,鼠仓里的东西,人是不能食用的,害人的事可不能做。
  盼卿累了,汗水把他的头发都弄湿透了,脸也有些发涨。盼卿把衣服和鞋子脱下来,继续刨。
  突然,盼卿发现了一个花生须子,心中不由一喜。他不再用镐和铲,生怕把花生捣烂。而是扑下身子用手抠起来,指甲缝里塞满了泥土,又涨又疼,也全然不顾,直到把花生捧出。可盼卿却失望了,因为这根本不算花生,它通体透明,外壳十分鲜嫩。盼卿没有舍得扔,把它细心地放到篮子里。
  天黑下来了,鸟们鸣叫着入林,下地的人也都回家了,盼卿却不想回,因为他刨的花生还没盖住篮子底儿。看看村子的方向,不少人家已升起炊烟,再看看篮子里那几粒花生,盼卿就有些心酸:刨这点儿花生,照这样下去,到开学也刨不够一布袋,刨不够花生,就别想买绿书包。花生啊花生,求求你行行好,我没有别的念想,就想买个书包,你就成全我吧。
  不知花生们听到没有,反正月牙都出来了,花生也没有出来多少。
  这天晚上,村里那个特别会刨花生的人来找盼卿说,在咱们村地里刨花生,神仙也没办法。你要不嫌累,赶明儿我领你到30里以外的花生地里去刨,管保你刨得多。因为那些村子生活比咱们这里好,生产队刨完第一遍花生后,第二遍就分给社员,比咱们村放青早一遍。
  从第二天起,盼卿便跟着这人到外村去刨花生了。还别说,用同样的工具、同样的操作手法,就是比在本村的花生地里刨得多。可就是路途太远,走路似乎比刨花生轻松不了多少。有两次,盼卿回到家连饭都没吃,躺倒就睡着了。累是累了些,但看到刨来的花生越来越多,绿书包离自己越来越近的时候,盼卿在梦中都笑出了声。
  这天晚上,盼卿刨花生回来,爷爷已经把他刨的花生装了满满一布袋。
  盼卿有些奇怪,觉得自己没有刨这么多花生,顶多是布袋里的一半。按照以往的进度,还要刨十天左右才能装满。是不是爷爷觉得快开学了,书包还没有着落,怕自己着急,就把准备换油的花生添上了?
  第二天逢集,爷爷一大早就起来了,对还躺在炕上的盼卿说,这袋花生卖了以后,买个书包,还能再买两个作业本和一个圆珠笔,往后就别去刨花生了。
  按说,刨的花生够买一个书包了,盼卿就不用再去刨了。可爷爷赶集走了以后,他又挎着篮子,拿着小镐和铲子,走进了花生地……







欢迎光临 历史教与学网 (http://lsjyx.joinbbs.net/) Powered by Discuz! 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