抓阄

来源:微型小说选刊      2019年4期

  天还没亮,刘益民就醒了,他爬起来又提了提昨夜就整理好的一篮草鸡蛋,生怕篮把子不结实,跌碎了鸡蛋。
  你就不能好好睡一会啊,一夜被你吵死了。刘益民老婆也爬了起来,她瞪了刘益民一眼说。其实她自己也激动得一夜没睡。
  呵呵,我马上就当爷爷了,哪里还睡得着啊,我们快点走吧。刘益民大声说。
  不行,走得这么早,谁知道我们去哪里呀。我要让人们都知道我们儿子现在有出息了,都在上海买房子了,我们是去带孙子,顺便旅游一下。
  刘益民点点头。
  不一会,天麻麻亮了,刘益民老婆向院门外伸出头,左右看了看说,咦,奇怪了,咋还没人起来啊。
  他娘,咱别瞧了,走吧,别晚了赶不上车。刘益民提着一篮草鸡蛋说。
  放心,我昨天就给跑车老板说过了,他会等我们的。
  其实刘益民老婆也急,她也怕进城的班车走了,于是,她又伸了一下头。呵呵,走,有人起来了。她高兴地说。
  这大清早,你们去哪啊?
  呵呵,他王婶,我们去上海看孙子,估计得孩子满月后才回来,麻烦你帮我照看一下家啊。门锁得结实,刘益民老婆却故意扯着嗓门嚷道。
  好,恭喜恭喜啊,回来多带点喜糖啊。
  行。刘益民老婆平时擦腚纸一次都不舍得用两张,